愚者的代辩者_葬川

在学校里冒死拍下的一角……(´゚ω゚`)

存个脑洞

存个脑洞,顺便看下有没有撞梗什么的。

脑洞来自于人类圣经——京紫《紫罗兰永恒花园》

不懂爱寻找爱的自动手记人偶来到了横滨的武侦,听到了太宰关于殉情的定义——只有两个相爱的人才可以这么说哦~于是决定跟福泽谕吉是老相识的霍金斯中佐说想要留在这里。开始跟随太宰,了解了太中的一些事。又因为能力出众,被森首领看上,邀请去黑手党,又因此接触到了中也。不得不说写信什么的简直不要太方便。

霸特!关键在于!薇尔莉特这个不懂爱但写信时意外敏锐的设定绝对可以是太中的神助攻了啊!

对了,薇尔莉特私设异能力是“紫罗兰永恒花园”可以把人的真实想法和过去的记忆,感情等通过信的形势展现出来。是个用来审问的好技能。但缺点是只能通过触碰触发,并且只能作用于一人。

在我的想法中,我认为这是一个让双方都获得成长的故事。薇尔莉特可以看到对方真实想法而写出很好的信件但却不能理解文字背后的感情,而太宰却是个例外,她通过帮太宰写信而了解了“爱”。而太宰通过薇尔莉特对基尔伯特少佐的执着明白了自己看见中也时的心里的感情是什么。

请忽视这个“为什么他们不自己写信以及为啥都有手机了还需要你写信送信还tm挺贵”的bug。毕竟两人需要助攻嘛~不然还写信?打进医院都是和谐相处了~

“呐~薇尔莉特~,你代笔写信超~厉害的吧
~”

“如果按各位老爷们的反馈来讲,是这样的。”

“哦哦!那帮我写一封信吧,给那个漆黑的小矮子。”太宰继续戳着蒸馏酒里的冰球。

“自动手记人偶少女——薇尔莉特.伊芙加登,为您服务”薇尔莉特提起裙角。

“哦哦!不错哦少年!”太宰竖起大拇指。

“呐呐!就帮我写:死蛞蝓黏黏糊糊的那么矮,帽子品味差到家,小小一个的暴利狂终于死了啊~既然如此你那些红酒啊车啊存款啊什么的作为你最——好的搭档我,就毫不客气的收下了!……”断断续续的声音渐渐停下,说不定是跟人抱怨还是说出信的内容的话语,却渗透出压抑的哀伤。

“呦西!我决定了!薇尔莉特!麻烦以‘我最讨厌中原中也了’为主题,写一封一万字的信件!不!十万字!哇哈哈……”

薇尔莉特沉默着看着突然热血起来的太宰治。

……

薇尔莉特握着胸针,仔细思考了一晚上。打开打字机。打出了四个字……

于清晨,装好信封,前往那个人的墓地。慢慢的鞠了一躬,把信放在碑前……

……

“我最喜欢中原中也”


什么时候动笔不一定。(ಡωಡ)

就算动笔更文频率也不定(ಡωಡ)

好吧就是这么不负责任(ಡωಡ)

要是有太太感兴趣的话……【跪下】【递笔】